永葆一颗“交通”初心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白晓萍  时间:2018-10-15 【字体:

“交通”不仅指行业之交通。

事实上,“交通”二字的涵义远远超出了我们所认知的技术层面,更包涵了文化上的传播和交流之意,正如《周易》所写:“天地交而万物通”,万物大通之时,天地自然、社会人文相交相融。

自古以来,中国文明就是随着道路的交错相通而向外传播,绵延千里。两千多年前西汉的张骞两次出使西域,开启了华夏与中亚地区的友好交流,而这条横贯东西、连接欧亚大路的通道被德国著名的地质学家李希霍芬誉为“丝绸之路”。还有,秦汉时已经初俱规模的“海上丝绸之路”,更是在明永乐年间郑和七次下西洋的旅程中开辟了更广阔的空间。可以说这两条“丝路”不仅成为了中西商贸往来的重要通道,也成为了中西文化交流的重要纽带。

是的,吾先辈们千百年前穿越高山,跨过河流,行走在文明交流的大路上。还记得那些诗句吗?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,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”,“崆峒西极过昆仑,驼马由来拥国门”,这些壮丽的诗句只有豪迈的中国人才可以书写,也只有向往“交通成和而物生焉”的民族才能有这样的情怀和气魄。同样的,我们国家也包容兼蓄,互鉴发展。13世纪意大利的马可波罗游历中国,撰写《马可波罗游记》;明万历年间,跋涉千里来到中国的传教士利玛窦,其著作《坤舆万国全图》对中欧文明产生了深远影响。再到晚清民国,中西方政治、经济和文化发生了大规模的、频繁的交流,双方互相影响、互相激荡。

今天,“交通”概念因技术的进步而延伸出了新的内容,包括公路、铁路、航空等等。特别是中国的高铁已经成为了国家名片,凭借着自主知识技术和创新科技跻身世界先进行列。作为国之重器,现如今,高铁不仅在华夏大地纵横驰骋,也成为了睦邻友好、架通世界的工具。要特别提到的是集团修建的土耳其安卡拉至伊斯坦布尔高铁。我最初知道这条高铁的修建是在2014年6月,在母校西南交大和《光明日报》联合主办的“中国高铁走出去战略高峰论坛”上,学界相关专家介绍了这条铁路二期主体工程相关情况。是的,中国高铁“走出去”不仅促进了国家自身的发展,更能为全世界高速铁路的发展注入新的血液和活动,促进各国人民互信与交流。

再到《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界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》横空出世。至此,借用“丝绸之路”这一历史标符,并延续千百年前中国与世界各国交流友好的传统,我们国家最重要的战略规划“一带一路”以开放包容、共同进步的姿态问世。

“交通”的实现将改变时空,促进世界繁荣。

仔细翻看地图,可以发现“一带一路”战略将东亚与欧洲的广大地区联系起来,其地理空间巨大,人口数量众多,具有广泛合作的市场空间。作为“一带一路”的交通支撑——城际铁路以及城市轨道交流所形成的庞大的交通网络将随着“一带一路”的推进而逐渐增长,为其沿线以及所辐射的区域提供畅通、安全、高效的交通通道。

现在,再回想一下盛唐时行走于丝绸之路的唐代汉人、南胡贩客、西域僧侣等,他们或背着包裹、牵着马匹,或手持经书、撰写译文,还有那些航行于碧波之中的客船,“泛海凌波,因风运至”,满载着茶叶瓷器和珠宝琉璃。这些跨文明、跨文化的交流与融合,勾勒出一幅文类文明友好交流的画卷。

是的,如今“书同文、车同轨”又一次恰逢其时,它已经借着中国高铁走出去战略、“一带一路”战略而成为我们的理想和担当。让我们共同为国家战略的实施,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携手担当,努力奋斗吧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