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道与民族文化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赵纯杰  时间:2018-09-10 【字体:

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“尊师贵道”的国度,也就是常说的尊师重道。这个词是可以拆开解读的。

“尊师”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周礼师氏中讲过“教三行,一曰孝行以亲父母,二曰友行以尊贤行,三曰顺行以事师长”,可见尊师已经成了当时人生的一项必修课。吕不韦也曾说过“古之圣王,未有不尊师者也”,走卒小贩也好,士大夫诸侯王也罢,在精神层面上都必须受其约束;而“贵道”是指尊重师长所传之道,这个道包罗万象,这里可以总结为学问或者技艺品德。既要尊师,又要贵道,而贵道又能更好地尊师,这是一个良性发展的过程,其带来的一个结果是传统民族文化在发展过程中逐渐丰富饱满,并形成了一个中国所特有的文化体系。可见“教”与“学”之间,“师”与“生”之间有着一层相辅相成的辩证关系,这一关系影响后世几千年。

在春秋之前,社会整体生产力低下,社会分工远没有细化,今天是老师,明天可能就是渔民。那时老师与学生之间,多是一种长期的互利互惠的关系,甚至有时候是一种终生的关系。用偏现代的语言来讲,就是趁着我还能动,我教你几个绝招让你成为高富帅,为你赢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做足了铺垫,你要记得我这个恩,等哪天万一我不能动了,我儿子不给我养老的话,你有义务给我养老送终,并且要把我教你的绝招再教给你的下一代不能失传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你要给你的学生讲清楚,这些威力强大的绝招是我第一个总结出来的,我是开山鼻祖这一点绝不能乱了辈,有条件的学生可以让他在家里摆上我的照片,没条件的也要经常念念我的名言警句,谁不想历史留名。

可以这样讲,在那样的历史与社会条件下,老师之于学生甚于父母之于子女。而这一社会现象大发展阶段始于春秋时期的百家争鸣。

当时的“诸子百家”是社会上一个十分特殊的群体的总称,每一个群体或者组织都有一个或数个灵魂似的人物,也就是所谓的“诸子”,凡是称得上“子”的人,首先必须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,且必须有自己学生,他们无不是在某一领域拥有先进思想或先进技艺的人。套用现代话说,是具有先进思想与政治觉悟的少数知识分子或者学识渊博的科学家。在诸子的带领下,各学派各家族各政治势力之间争奇斗艳,争相推广传播自己的思想理论与政治主张,同时各学派之间相互挖墙脚,取长补短,扩展自己的理论。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思想解放运动,其意义直接影响了中国后来的历史进程,极大地促进了社会文化的统一,极大地提高了中华特有的文化思想的发展速度,提高了社会生产力,为中国传统文化体系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。

不同思想学派虽然有不同的理论,但是对于老师的地位,基本上都有共同的观点,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句话基本是当时的社会写照,这是社会生产力不足以及文化传统所造成的。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正是有了“老师”与“学生”之间这种特殊的关系,才有了中华文化一脉相承、传承千年的发展,才有了中华越发灿烂的文化史,可见“老师”对于中华文明的发展功不可没。

战国之后,儒家、道家、法家、墨家等少数几个学派的思想赢得了民心,赢得了社会各阶层及不同诸侯的认可,民族思想进一步出现了大融合,这一进程一直持续到西汉汉武帝在位时。汉武帝时,北方匈奴及西部南部其他少数民族对中原屡屡进犯,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本身就是知识分子,民族纷争让汉武帝对华夏族的民族认同感自豪感极为强烈。而孔子以继承中原华夏民族文化精髓而闻名,因此这就促使儒家思想迎来了大发展时期,成为了影响中国两千多年的最高思想准则,文化进一步融合。特别要指出的是,所谓董仲舒提出的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经笔者翻阅资料考证,基本是子虚乌有的,当然笔者不是历史学者,不敢妄言定论。

由此又可以看出,老师的理论传给学生,经学生一代代发展传承完善,最终成为了统治者手中“治国平天下”的基石,成为百姓“修身齐家”的总纲领,这一切背后,老师功不可没。

关于“教”与“学”的辩证关系,自古以来就有过一些相关论证,儒家向来倡导因材施教,温故知新,首先是老师要有师德,要善于发掘学生的天赋,其次是学生要常常温习知识,能举一反三。如此“教”与“学”才算是统一起来,否则只教不学或者只学不教,那么就要出现大问题。三字经中有这样的论述“苟不教,性乃迁。教之道,贵以专”,一方面强调教育为立身立国之本,如果从小不接受教育,那么人的品性就会发生变化,而教育是一个长久的过程,必须持之以恒,否则教育就是失败的。

论语中也说“三人行必有我师焉”,字面意思是三个人里面至少有一个人可以当我的老师,一方面是孔子对于学问谦虚的态度,另一方面也恰恰说明,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不足之处,每一个人也都有自己的长处,取长补短是一种最基本的学习态度,即便帝王权贵也有不懂的地方,你必须承认“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”,这是一种关于教育的先进思想理念。

儒家经典向来推崇“天地君亲师”的排位,这是汉代以来最高的道义准则,“师道”作为五道之一,对文化的传承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。论语中说“仰之弥高,钻之弥坚,瞻之在前,忽焉在后。夫子循循然善诱人,博我以文,约我以礼,欲罢不能,既竭吾才,如有所立卓尔”就是孔子的学生对于孔子道德与学问的至高追崇,我越学越觉得您深不可测,越专研越觉得学问博大精深,您传我学问,教我法度,可是我即便竭尽一生也无法达到您那样的高度。这是对于老师最崇高的敬意。

翻看中国灿烂的文明史,实际上就是一个不断学习,不断完善,完善之后再专研,专研了再学习实践,再传授再专研的反复交织循环的过程。儒家的“三纲五常”“三从四德”在现在看来的确有些不合时宜,但在当时特定的历史社会背景下,若是没有这些纲常伦理的束缚,那么就不会有一个团结统一的高度集权的封建王朝,也就没有了中国独特而又灿烂的文化传统,也就没有了后世的民族归属感与荣耀感。往大义上说,若是没有了不同时代众多教书先生夫子们孜孜不倦地教诲与恩惠,就没有今天灿烂文化的一切。

近代新文化运动给传统文化造成了严重伤害,他们号召打倒孔家店,“三纲五常”被当成糟粕抛弃,然而西方化的进程却遭遇各种水土不服,始终没有完成。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国家经济快速发展,生产力快速提高,与国外不同文化交流日益频繁,国外文化开始入侵,且已经一发不可收拾。

当我看到一群群的“非主流”、“哈韩族”带着耳钉穿着奇装异服洋洋得意时,当我看到很多大学生把圣诞节情人节看得比春节还重要时,当我听到很多大学生说韩国比中国好一万倍,比中国人更阳光帅气时,我的心中一阵无奈;而当我看到一群群“杀马特”对农民工老人竖起中指,当我看到很多学生鄙视自己的老师,甚至殴打自己的老师时,当我看到很多老师不学无术心中充满阴暗面时,感觉更多的是愤怒。前些年,国内很多主流媒体曾深刻探讨过这个问题,文化入侵必须用文化手段来防卫,可我们恍然发现,历史上帮我们抵御一次次文化危机、帮我们一次次促进民族融合,同化外来侵略势力的传统文化似乎都被新文化运动给消灭殆尽了,这是中国文化的悲哀。

当今大部分人已经丢了文化自卫的武器,大部分人已经丢了尊师贵道的优良传统,好在丢失的时间不算太长,国家也早已经意识到了这方面的问题,随着国家对民族文化遗产的不断重视,随着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的设立,中国的“师道”传统又将重新绽放光辉。前段时间,习近平总书记讲到,中华传统文化是我们最深厚的软实力。可见优秀文化为治国理政提供了丰富的思想营养。

韩愈说过,古之学者必有师,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,老师是人生旅途中的一座灯塔,如今教师节即将到来,无以言表心中感慨,引用古人一句话作为结尾: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